欢迎访问:2019久热线视频这里只有精品-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光明顶内幕

光明顶内幕


宋亡四十五年,明教光明顶总坛秘道深处的一处秘室内点着几盏油灯,一个赤裸的男人正狠狠压在一个赤裸女子身上插抽着,“啪啪啪啪——”他的内棒正飞快在女子的骚穴当中进出,二人胯间的强烈撞击声不绝于耳,那女子亦显得甚是享受,一双玉腿紧盘在他的腰间,双手也在他背肌上狠命抓得一条条爪痕。

  “啊啊啊——好师兄,再猛一点,再猛一点啊——”女子一脸陶醉忘情的甩动着长发,而那师兄亦是将丹田的混元霹雳劲提升至顶峰,将胯下那杆肉棒坚挺到可以硬受刀剑的地步,他要尽全力满足师妹,要向她证明自己比她的丈夫强得多。

  “啊啊啊——师妹,我来了——”师兄终于将锁在精囊中的全部精浆一次性尽数射进师妹小巧的花蕊之中,把她美得淫叫声遍布秘道的每一处,全身连抽了十几下才瘫软下来,两个赤裸男女身体紧贴在一起享受着彼此的抚慰。

  就在此时暗门突然转开了,一个衣身华丽的中年人慢慢从阶梯上走下来,他难以置信般看着正向在床上赤身裸体的那对男女道:“夫人,你----你和-----他,你是-----。”

  “啊啊——顶天,是----是我的错,不要杀我师兄-----”那女子尽管泄身后精疲力竭但仍勉力爬起用被子遮住身体挡在她师兄身前。

  “师妹,不要求他,阳顶天,你当年强娶我师妹,她嫁给你从来都非她所愿更从没爱过你,她爱的人一直都是我。你娶了她可为练上乘武功一直冷落她,这些年来我一直都和她在这条秘道里幽会上床,嘿嘿,你没想到吧?有本事就来杀我啊?你要是个男人的话就还是成全我和我师妹,让我们离开——”那师兄前面说得义正言辞但最后一句却仍是想要激那丈夫放过他和师妹。

  “哈哈哈,罢了罢了,我阳顶天枉自以为天下第一,枕边人从没爱过我居然也不知,我得了你的人却从没得你的心,成昆,你赢了——”丈夫大笑三声后双眼流下两行血泪倒在地上不动了。

  “顶天顶天,你怎么了?”那女子惊得呆了,想要过去,但她师兄成昆把她拉到身后自己凑上去紧盯着那丈夫阳顶天双眼注视半天后仰天大笑:“天意啊,师妹,连老天都要成全我们,阳顶天他居然让我们给气死了,哈哈哈哈,阳顶天啊阳顶天你居然让我给你戴绿帽活活气死了,真笑死我了”成昆像癫狂般捂着肚子大笑着。

  “顶天顶天,你----你死了?”女子也不再用被子缠身赤着身子扑上去摇着丈夫的身体,可是丈夫已经全无半点反应了。

  “顶天啊,是我害死了你啊,我----我真是该死啊,你起来打我骂我吧,全是我的错啊——”女子抱着丈夫的尸体大哭着,可惜她这番忏悔丈夫却已经听不见了。

  “师妹,你这是做甚?阳顶天这恶贼霸占了你多年却不肯好好待你,如今是上天都要惩罚他的恶行,居然让我们把他活活气死了,这叫守得云开见月明,你我快点收拾一下离开此处从此避世隐居过那神仙般的日子”成昆欣喜若狂道。

  “师兄,害死顶天的是我,和你无关,你走吧,我要永远陪着我丈夫”女子哭泣道竟不肯回头再看成昆一眼。

  “师妹,你跟我说过你这一世爱的是我不是他,你跟本就不爱他,他死了是他活该,你何苦这般为难自己呢?”成昆走上两步劝解道,看着师妹一身雪白的玉体趴在阳顶天的尸身上,她胯间不断渗着自己刚注入她体内的精浆,不由让他已经软下的肉棒又硬了起来。

  “师妹,你现在情绪太激动了,让师兄帮你稳定一下情绪吧”成昆一把抱起女子把她扔到床上挺起肉棒一棒插入她的胯间,她秘穴内早已润滑无比,被轻易插入后把她顶得娇喘连连。

  “师兄,求你快停下,我----我不想----别这样-----哦哦哦-----”女子双手乱抓想把成昆赶开,可欲火冲天更兴高彩烈的男人哪肯此时罢棒,一生最恨的情敌刚刚丧命,师妹这一生的至爱终于完完全全属于他了,他只感全身充满了力气连老虎都打得死。

  “哈哈哈,阳顶天,你看见了吗?真可惜我和师妹干得天昏地暗的一幕没让你看见,不过我大发慈悲现在在你面前好好让你看场好戏,你这废物连我师妹都满足不了,现在我却能让她满足让她享受,你个废起来啊,起来杀我啊,你不是天下无敌吗?哈哈哈哈”成昆越干越得意纵身狂笑起来。

  “师兄----啊啊啊-----求你停下-----啊啊啊----哦哦哦----啊啊——”女子内心悲痛极其抗拒成昆此时强行和她行房,可偏偏自己的肉本居然仍会感到快感一波波袭来,她从枕下摸出一把匕首一咬牙直插入自己的双乳之间,然后奋力一拔。

  “嗤——”一道血箭喷得成昆满脸都是,让宛若发情公狗般的他一下子清醒过来,他一睁眼却见师妹高耸的双峰之间开了个血口,鲜血宛若泉水般喷涌而出,而师妹的脸上居然露出诡异般的笑容。

  “不不不——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成昆像疯了般用手按住女子胸前的伤口,可是血水依旧不断从他的指缝间喷出,以他的武功见识当然心里清楚师妹没救了,她死了!

  但成昆仍旧在努力希望奇迹会出现,但是等到女子脸上的笑容彻底僵硬脸色也开始泛白后他也只能面对现实了,成昆像丢了魂般坐在床头仰望着秘室的天花板,老天真是跟他开了个大玩笑,先让他和师妹成功气死了大仇人阳顶天,又转眼间让师妹在自已和她大干特干时自尽身亡,在大喜和大悲之间他失魂落魄的脸也逐渐露出诡异的笑容。

  嘿,阳顶天,你死了还要害师妹愧疚自杀,你这该死的魔头,你这贱命死上一万次都不够赔我师妹的命,我要让魔教彻底覆灭把魔教一众贼子斩尽杀绝方泄我心头之恨,成昆的脸已经全是扭曲的笑容,他此刻就像是被恶魔附体上身般。

  成昆穿上衣裤又哀伤的看了看床上女子的尸身转身离去了,让师妹先陪着阳顶天吧,将来他覆灭明教后他会自豪的再回到这里告诉阳顶天这场战争他才是胜利者,而他会荣耀的从阳顶天身边带走师妹的尸身。他出了秘室合上暗门顺着阶梯走了一阵,突然听得秘道之上有人下的脚步声,此人脚步甚轻但他耳人甚好还是听了出来,他心中暗叫不好忙躲到一根石柱之后,过得片刻来人手拿着火折子缓步走下。

  咦,是她?成昆借火折子的光线窥出来人竟是魔教四大法王中的紫衫龙王!听说此女名叫黛绮丝,乃是波斯魔教总坛派过来的人,一身武功卓绝尤其是水中本事更是了得,因为美貌异常还搞得魔教中不少头目为她争风吃醋。后来因为阳顶天的一个仇人韩千叶以水中相斗挑战他,却让黛绮丝冒充阳顶天女人打败,结果二人不打不成交竟搞成了夫妻,阳顶天也就认黛绮丝当了义女。

  成昆也和这黛绮丝有过一面之缘,不过他心系自己师妹但对这绝色美女也没什么非份之想,只是如今看来这波斯美女来中土魔教也是别有所图,这秘道非教主不得入内,阳顶天违背教规带师妹进来,这波斯女人居然也混进来不知所为何事?

  哼,既是魔教中人那就见一个杀一个,成昆运起独门神功幻阴指准备给一个突然袭击,这黛绮丝武功虽不错但和三大法王光明左右使仍差了一筹,而自己的武功不逊于这些魔教头目加上暗算要杀她不难,只是看到黛绮丝那绝色容颜魔鬼身材他胯间的肉棒又硬挺起来。

  魔教妖女就这么杀了也未免太可惜了,虽然不是处子之身但新婚未久那里----嘿嘿,那就在杀她前好好干上一炮也让她死前没有什么遗憾,成昆此时邪心邪念竟对黛绮丝动了邪念。

  黛绮丝一步步迈下阶梯,她等这个机会已经很久了,她不能错过这个机会,从波斯万里迢迢来到这里是为了盗取《乾坤大挪移》这门神功,传说修练到前三层已经是当世一流高手,修练到第六层就是当世绝顶高手,而第七层后就能感召明尊拥有无上的法力上天入地刀枪不入与天地同寿,波斯拜火教这些年来一直努力反击蒙古人的王庭已经取得一定战绩,若能迎回这绝世神功就可重振人心。

  不过黛绮丝很清楚如今的她不可能再将神功带回波斯了,她在数年前遇到一次元军高手的伏击几乎丧命,全靠那个人才保住性命,但保住性命的代价是一生都得受她支配,一想到那个人的诡异可怕之处就让她浑身发毛。但也只有得到神功献给她才能保住自己的命,将来拜火教要来问罪自己也只有她能保住自己。

  就在黛绮丝分神之际突感腿膝间一寒一条腿全麻了,她大惊之下猛的跃起飞踢暗算她之人,同时身形一拧施展怪招手中数朵金花打出,可惜她先机已失被暗算在先而成昆武功又在她之上,她踢出的一脚在半空中已经被对手抓住,一股阴力渗入纤足之中顿时双腿俱麻。

  成昆运足混元霹雳劲将金花尽数击落,又连出数指黛绮丝抵挡不住惨叫倒地,她惊叫道:“你是谁?我是教主义女,你怎么敢暗算我?”

  成昆才懒得和她费话呢,他现在想做的事情就是狠狠干她,他抓住她一只脚感到入手是只软如无骨的纤足穿在一只绸缎软鞋中,他一口咬住鞋尖大力啃咬下去。

  “啊啊啊——快停,要断了——”黛绮丝只感足尖疼痛难当不禁大声惨叫,她一生都被无数男人恭维簇拥眼界极高,和冷傲的韩千叶成婚但对方对她也是极为礼敬丝毫不敢冒犯,哪想到会碰到如此疯狂粗鲁的淫徒竟大力啃咬她的脚趾。

  成昆心中满是对魔教中人的仇恨全无半点怜香惜主之心,他一边咬着黛绮丝的玉足吸吮着她玉足渗出的鲜血,同时双拳疯狂殴击她的玉体,不断传来骨断筋折之声,他抡起手掌狠抽着黛绮丝的面门,地上甚至传来牙齿掉落的声音。

  “啊啊啊——求你别打了——疼死我了——别别——求你——”黛绮丝难以想像自己竟会像狗一样被人痛殴,而对方竟只是在拿她当发泄的工具全不留手,成昆自然不会轻易打死她,他捏住她裆间的裙布猛的一撕往鼻子上一凑感到一股波斯的熏香混合着女子阴部的尿骚味,这刺激得他肉棒已经恢复到巅峰状态。

  “干死你个臭婊子——”成昆挺棒直捅进黛绮丝毫无前戏的秘穴之中,这一下没捅进疼得她哀叫一声,成昆亦感到龟头一阵麻痛,他大怒之下捏紧她的两胯用肉棒顶住那蟠桃口死命钻进,龟头慢慢入体把黛绮丝疼得直咧嘴,可她不敢再尖叫怕惹怒奸淫者。

  “吼吼吼——”成昆的肉棒深入黛绮丝紧密的小穴中,显然她新婚未久并没多少房事经历,成昆这床上老手才挺动了几十下就把她刺激得双腿乱蹬,他猛的一挺身如铁杵般的肉棒把这波斯美女整个玉体都挑起了,缪毒能用肉棒转车轮?他能跟我比?

  “啊啊啊——千叶——救我——义父——救----哦哦——真神啊——”黛绮丝觉得自己快疯了,自己那秘穴平时插根手指都疼得要命,新婚之夜丈夫和自己交欢也是先用波斯油帮自己润滑秘穴再慢慢进去,饶是如此破瓜之时也疼得她几乎晕倒。但现在这奸辱者却是用肉棒更自己带来最大的痛楚,她感觉自己的秘穴都要被他的肉棒干坏了,可更难以启齿的是她竟在痛苦中感受到强烈的刺激和快感。

  “骚货,爽不爽啊?哈哈哈哈,老子爽死你啊——”成昆感到自己把刚才经历的一切愤怒沮丧绝望痛苦的心情都发泄在了黛绮丝的身上,他竟抓住她的玉体在自己的肉棒上转动着,他那如铁杵般的肉棒把她飞快旋动着宛若一个旋转的风车。

  “啊啊啊啊——要坏了——那里要坏了——”黛绮丝只感自己那小巧精致的秘穴像是要爆裂开来一样,血水正不断从伤处渗出,而一波波炙热的精浆不断射进她体内。她感到自己的身体天旋地转恶心到呕吐出来,似乎是吐到了成昆的身上令他大怒猛的将她从自己肉棒上拔出来。

  黛绮丝才刚有种逃离地狱的感觉,但更可怕的事情来了,成昆对准她后庭狠狠捅了进去,“啊啊啊——”黛绮丝当场痛晕了过去,但成昆的虐奸才刚开始,这把走旱道让他的肉棒侵入对方从未开拓的菊肛中感到的压榨感更远胜她的秘穴。

  “骚货,让你好好尝尝我这招毒龙霹雳钻啊——”成昆狂吼着用力转动黛绮丝的玉体,她的菊肛撕裂开来粪便亦崩溅而出喷在成昆的胯间,但已经疯狂的他跟本不在乎这些,他就是要狠狠奸爆这个高贵美艳的波斯美女,让她在死前尝到人生最大的痛苦!

  成昆不知干了她多久,直到胸中的愤恨之火慢慢熄灭他才将黛绮丝的身体狠狠砸在地上,为以防万一他又狠踩了几脚确定对方必死无疑才得意的狂笑而去。良久,黛绮丝的尸身动了一下慢慢坐起,全身的骨骼开始不停爆响着,折断的颈骨慢慢被接回原位-----。

  范遥感到非常疑惑,他亲眼看到黛绮丝衣衫不整的从明教秘道中跑出来甚至还光站脚,他思索了良久还是决定去找她问个明白,但到了她的房间敲门后却无人回应,他心知不妙震开大门却发现里面的丫环个人已经尽数毙命,黛绮丝和韩千叶全不知所踪!

  那一日对明教来说简直是场灾难,总坛的光明左右使和两大法王五行旗使在总坛挖地三尺也没能找到教主阳顶天和他的夫人,而秘道他们又不敢违令进入,紫衫龙王夫妇亦不知所踪,不少人怀疑教主夫妇失踪与他们有关。毕竟韩千叶和阳顶天有杀父之仇,黛绮丝虽曾为教主出手打伤他但双方结为夫妻后难保她会经不起枕边风忍不住助丈夫暗算教主夫妇。一时间明教总坛谣言四起,众高层头目无人压制积压许多的内部矛盾积怨爆发出来众人竟大打一场后各奔东西,威震天下的明教竟搞到四分五裂的地步。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龙国公主 下一篇:城头变幻大王旗

友情链接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